里X藍,女性向慎入。

設定扭曲有,個人私心有,甜度一般。
我想是因為阿麥寫了太多里可導致我的對抗意識萌芽XDDD。









==================================



好久不見!


里X藍










個人休息室裡,一頭捲曲黑髮的男子靜靜地抽著菸,翹著腿,想著等會兒該用哪個牌子的古龍水才好。
事實上不論他用哪個牌子都無所謂,因為他早已是這裡的第一,就算不用那種東西人群一樣會向他聚集,他慵懶的眼神與笑容強過身上任何可稱名牌的衣物。

「藍波先生,經理在找大家。」
同事敲了敲門,探頭進來對他說。
「好的,我馬上過去。」藍波站起身,隨手拿了一罐瓶身優雅的古龍水──大抵上是哪個女人送的,但他不記得了──稍微往頸子間噴了一些便放下,他其實並不太喜歡這種人工香味。
墨黑色皮鞋扣扣地踏出休息室門口,他微微低頭,確認自己衣衫整齊。




還算寬敞的房間裡或坐或站地有好幾個男人,藍波走進門,沙發上便有人自動起身讓座,他對他們微微一笑點頭表示感謝,一貫優雅地坐下,右腳疊在左腳上形成一個好看的倒V字型。

經理進入房間,拍了拍手要大家注意。
「這是新來的同事,」他拍了右側男人的肩膀,「跟大家打聲招呼吧。」
男子往前一步,脫帽。

「大家好,我是里包恩,請多多指教。」

他和大家一一握手,微笑,寒喧幾句必要的客套話,經理對他說「要好好幹」。
然後眾人離開,各自回自己的地方準備接下來的工作。



房裡理所當然地只剩下笑得神秘兮兮的里包恩,和一臉還沒從驚訝中回神的藍波。


「嗨,你怎麼會在這呢?」里包恩走向他,摸了那頭柔軟的黑髮。
「這是我該問的吧?」藍波瞪大眼。
「是我先問的,你得先回答,這是基本禮貌噢。」
「我……不想幹那種殺人的事了,沒意思。」
「唉唉,問你個問題而已,別哭嘛。」
「誰哭啦!」藍波眼框泛紅,瞪著眼前一臉從容的男人,「誰叫你突然出現。」
「對喔,我都忘記打招呼了。」

里包恩蹲低身體,好讓視線與藍波氤氳著水氣的眼睛同高。

「好久不見,藍波。」

藍波靜靜地看著他,鼻腔裡一陣酸楚。
里包恩伸出雙手輕輕地摟住他,「別忍耐噢,愛哭鬼藍波。」
「我、我才……」藍波的臉埋在里包恩寬厚的頸肩裡,「嗚……我才不愛哭……」
里包恩就這麼摟著他,讓藍波的眼淚弄濕他那件特地新買的西裝。





沙發上,里包恩與藍波坐在一塊,藍波已經停止哽咽,並開始想著要怎麼做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把眼皮上的紅腫消掉。

「牛郎……這職業還真亂適合你的。」里包恩勾起嘴角。
「哼,這不是廢話嘛,我天生憂鬱的優雅氣質有多少女人著迷,你可沒見識過呢。」
「喔?是這樣啊。」
「當然……噢對了,你怎麼跑來了,彭哥列的事呢?」
「目前蠻順利的,沒什麼好管……而且我好不容易才打聽到你在這欸,怎麼都沒有給我一個重逢之吻啊?」里包恩邊說著,一邊將臉湊近藍波面前,近的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溫熱氣息。

藍波瞧著他,臉頰微微發燙,但還是將身體往前傾,嘴唇在里包恩的臉頰邊吻了一下。


「欸我問你,你有跟那些女人搞在一起嗎?」
「這裡不外帶啦。」藍波給了他一個白眼,心想里包恩這傢伙怎麼滿腦子下流思想。
「那其他『同事』呢?」
「哼,你以為全世界的男人都跟你一樣啊。」

「欸欸,你怎麼這麼說呢,我‧怎‧麼‧樣‧了‧嘛?」里包恩一邊加重語氣,右手手掌馬上不安分地襲擊藍波下腹。
「哇啊!欸你不要亂來,等一下還要工作啦……唔、欸!」

「放心,還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很夠了。」
「夠你個、啊你不要這麼用力扯我的領帶啦很貴欸!」

里包恩突地停下手上的動作,飽含深意地對著藍波笑了。
「我說愛哭鬼藍波,你好像還應該對我說什麼吧?」手指順勢撫上那張俊俏的臉孔,他滿意地看著上頭浮起的紅暈。


「……那個……好、好久不見。」

藍波咬著下唇,他覺得自己又有點想哭的衝動,眼前的里包恩吻他,如此小心,如此溫柔。
其實成年後,他真的很少像以前那樣愛哭。




不過無所謂,因為,是好久不見的里包恩。






=====================================
FIN。

我最近愛上了結界師,不過我覺得結界師的同人文有點難寫=3=。
而且他在台灣超冷門的T口T!整個不開心啊,找到的東西都超稀少‧‧‧

我身邊的人竟然都沒人喜歡藍波,甚至還有人很討厭他﹝哭倒﹞
何苦呢我覺得藍波實在很可愛啊!!
還有就是阿麥寫了太多里可了,為了避免被他洗腦我要寫里藍啦!
阿光買了一本架空的里藍本超可愛又超好看的ˇˇ﹝灑花﹞


瑩寶貝你放心Q受文我會繼續XDDDDDD。



080224 鎬京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要吃早餐YO。

findsome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