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名→阿部X三橋





果然是直球比較好呢。











「欸,你幹嘛突然投這麼快啊!」秋丸紮實地被嚇了一跳,榛名毫無預警的這球力道不輕。
「沒有啊,想說投一下看看而已。」

捕手嘀咕著你是哪根筋不對等等,一邊將球拋回給那個任性的投手。


鐵絲網外站著那個少年,黑髮,眼角下垂,態度沉著而面無表情。
場內大概只有榛名注意到他,他只需要零點一秒就可以判斷出那個身形。
阿部。阿部隆也。
他又再度奮力地投了第二球,捕手嚷嚷你是瘋了不成,不是最注重保養手臂的嗎。距離遙遠以致看不清楚少年的表情,但他揣測那傢伙肯定是很驚訝的。
他用盡全力的快速球,阿部一球也沒接過吧。

榛名很快地又調回平常的步調,畢竟他可不想隨便把這麼多力氣耗費在這種普通的練習上。

起風了。
昨晚下過雨,青草的氣味順著風向翻騰而上,隨後又散開,在空氣微粒間載浮載沉。

「今天就到這裡為止吧,解散!」
「榛名,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啊?」

「不,不用了。」榛名低下頭,迅速地背起背包。



X X X X



球心刷一聲打上練投板上的黑色膠布。

「啊啊,偏內了吧。」黑髮少年突地發聲。
「啊!」西浦的當家投手嚇了一跳,一樣是滿臉惴惴不安的模樣,「阿、阿部?你、你怎麼、突然、那個……來這……」
「誰跟你那個來啊?講話講清楚好不好。」阿部皺起眉,走向那個在時間上應該好好休息準備睡覺的傢伙。
「不是、我……」
「一定超規定的球數了吧你,不是叫你要好好保養的嗎。」
「我、可是、我很想投……阿部你今天、不在啊、所以……」三橋說著說著,低下頭,緊張地用指甲刮搔球面的凹槽。
看來跟田島的話,還不能投得很盡興的樣子。

「我跟我媽說過了,今天……今天我想住你家。」
三橋剎地臉紅了,「真、真的嗎?為什麼?」
「廉,我想吻你。」

投手脹紅著臉,說不出半句話。
三個月前他向阿部支支吾吾地告白,眼角下垂的補手先是一愣,然後笑著摟住他,摟了很久很久,邊說著他很開心。
阿部會吻他,通常在那之前加上問句:「我可以吻你吧?」
但這次並沒有。另外,阿部還不曾用言語對他說過直接的喜歡呢。但他信任他的捕手,這樣就足夠吧。


練投板前的燈光昏暗,他們擁抱並且親吻。
隨後三橋注意到阿部唇邊的傷痕,他停下動作,欲言又止。
阿部知道他的投手正在意什麼,「是榛名搞的鬼。」
不出意料,三橋的眼框下一瞬就泛紅起來,他放下抓著阿部肩膀的雙手,眼神倒是沒有避開。
「生氣了?」
投手沒有回答,但重重地點了頭。啊啊,果然變的比以前堅定很多呢這傢伙。

「生氣了要說啊,傻瓜。」
「……」投手一向膽小,但最近有進步,「榛名、他很強、吧?」
「放心,我狠狠地給了他一拳呢。」阿部給了他一個微笑,順勢吻上額頭,身高略比他矮的少年沒有推拒。
「我、會相信、阿、阿部的……」

三橋依然紅著臉,他沒有辦法不信任他。
而後他湊向前,主動吻上他的捕手。啊啊,除了變堅定以外,這傢伙還變得比較勇敢呢。



X X X X



本來想早點閃人的,但看見那個囂張一如國中時期的投手投球力道,不自覺又看得出神起來。
國中時,他連一球都沒有接過臻名如此盡力的球。
他是為什麼改變的呢,自己想通了?還是他根本沒打算過盡全力和自己合作?或許是吧,每次配給他的球,有幾球是真的乖乖投的呢。
偶爾回傳時,他真的想出其不意地砸死那個狂妄的混帳。

後來被那傢伙給堵到了,真是不幸。

「欸欸,我不是叫你停下來嗎!」
「誰管你啊,給我把手放開。」
「這麼久不見,你怎麼變得那麼囂張?」榛名笑了起來,手指依然沒有放鬆的意思。
阿部白他一眼,「哼,囂張的是誰啊,我看那個捕手一樣對你很頭痛嘛。」
「我的快速球,你看到了吧。」
的確是看見了沒錯,阿部覺得自己似乎能體會三橋對快速球的著迷了,那麼有魅力的球,很少有人能招架的吧。
「我現在會投快速球,而且捕手配的球種也都能投得很紮實。」
「那又怎樣,你是想炫耀嗎。」
「回來當我的捕手吧,跟西浦那個懦弱的投手在一起,肯定上不了甲子園。」
「你這個惺惺作態的傢伙懂什麼,我可不需要這麼任性妄為的投手。」阿部又是一聲冷嗤,榛名一點也沒有資格批評三橋。

「哼,我看你根本迷上那個不中用的傢伙了。」
「是啊,他比你中用多了。」他毫不退讓地瞪著榛名。就任何方面而言,三橋這搭檔確實是好太多了。

榛名啐了一聲,毫無預警的狠狠抓住阿部的肩膀,牙齒往他的嘴唇上咬。
阿部吃痛,肯定是流血了。
一向冷靜的捕手奮力一推,還沒等榛名反應過來,右拳就直勾勾地往對方的臉頰狠揮過去。

碰。真是毫不留情的一拳吶。
榛名倒在地上,沒有爬起身的動力。他記得以前有段時間他們很要好,要好到可以彼此擁抱或是親吻。但現在看來阿部對自己除了失望以外還討厭透了,真糟糕啊。



X X X X



三橋一樣很容易自信不足。

那個容易害羞的傢伙願意主動吻他,其實讓阿部感到很開心。三橋和榛名簡直是完全相反,他討厭那傢伙一貫的自我中心,沒有一個捕手能受的了那種我行我素的投手;至於三橋,雖然是怯懦了點,投起球來倒是意外的穩定紮實。

阿部喜歡被他依賴,這讓他感覺自己能引領出一個令人驚艷的超級投手。

雖然那個膽小鬼總是說著「沒有阿部的話一局都投不成的」這種沒信心的話,但被信任的感覺一點也不差,他確實是願意用易百分去相信他的投手,因為對方也是如此直率地在相信他。
這種毫無矯飾的彼此信任,阿部以前從來沒有嚐過。

三橋的快速球投的越來越好,阿部知道他有一天也可以像臻名那樣,而且會變得更強。



練投板前的吻結束之後,三橋仍是緊緊地抓住他。
「我、我只想投、給你、而已……」
他低下頭,阿部想著這傢伙肯定又哭了,而且還臉紅到耳根子呢。一開始雖然覺得這個投手愛哭的性格令人厭煩,相處久了,竟也覺得十分可愛。
其實他是很堅強的,即使眼淚流的速度比水龍頭快。

「我知道,只要你站在投手板上,我就永遠都在你對面。」阿部摟住他,以前的話或許需要刻意地安撫三橋,但現在不用了,因為三橋是如此執著而勇敢。

三橋廉。他是他最棒的投手。



X X X X



教練安排的練習賽,八局上半,西浦守方。

投手三橋看來有些體力不濟,但在他開口前,沒有人會提議讓他下投手板──而且三橋本身不曾這樣要求過。
不僅是阿部信任他,全隊隊員都信任他們的投手。


『還可以吧?』阿部用眼神詢問。
三橋點點頭,汗水順延著臉頰弧度不斷落下。他可以的,只要有阿部在,沒有什麼不行。
他三振掉第二個人,接下來是四棒打者,三橋猜想阿部會叫他先用直球試探。
對方打擊者走上打擊位置,雙腳站穩。三橋瞄向阿部的手指,等待下一步指示。

但阿部沒有動作,反而抬起手,打開遮住臉的面具護欄。
三橋心想難不成是自己剛剛做錯了什麼嗎,一邊怯怯地將視線移往阿部露出防具的臉孔。

啊,阿部好像在說話呢。

三橋用投手的好視力定睛一看。
然後他瞬間刷紅了臉,手上的球撲通一聲掉了,隊員們緊張地問他是不是怎麼了,他結結巴巴說了聲沒事,又撿起球,對方打擊者自顧自地揣測這個沒魄力的投手大概是沒力氣了。

三球直球,打者出局。阿部一向喜歡他異於常人的直球,他說那是很棒很棒的球呢。


阿部在蓋上防護面具前結束了那個沒有發聲的語尾。


『我、喜、歡、你。』

啊啊,掉球了,這傢伙真是夠笨拙的。









===================================
FIN。

啊啊是在純情什麼啊=口=│││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自己好像在退步啊啊啊﹝囧﹞
好奇怪好通俗噢﹝不滿﹞。


雖然覺得自己寫的很奇怪,不過大振是部超級好作品喔喔!
完全沒有怪力亂神或唬爛招式,就算對棒球沒興趣的人,看了它,一定也會真心喜歡上棒球的!
對棒球的解析非常詳細,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捕手是這麼偉大!
不僅是投手,隊上每個人都很重要呢,不管是打擊或守備,大家都要堅守自己的崗位各自努力!

總之非常熱血感人又青春洋溢,而且萌點多到數都數不完XDDD﹝這才是重點吧?﹞
目前比較愛好的配對應該還是A3跟花田吧,另外像叶跟他們隊上的打擊手好像﹝喂﹞叫織田的那個也好棒XDDD。
個人相信甄名跟阿部以前絕對是有什麼的!那個傢伙怎麼可以長得這麼鬼畜啊XD。
不過如果要推的話我會推臻名跟秋丸噢。

雖然三橋這種型不是很討我喜歡,但是只要是腳踏實地用心付出的人我都會很欣賞的,所以到後面其實對三橋的感覺也不錯﹝啊,不過還是愛哭了點=_=﹞
阿部跟三橋這對看起來很官配,但有很多微妙之處呢呢,要真正寫好他們的感覺挺難的說,還有很多努力空間。

哼哼,雖然一直寫文不過好像在倒退嚕﹝傷心﹞。




以上 鎬京 080318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要吃早餐YO。

findsome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