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X秋。





溫柔。







秋丸第一次見到那個投手時正值盛夏,陽光灑上他的側臉描摹出輪廓。
蟬聲大譟,樹影篩成光點斑駁。

那個投手叫作榛名,榛名元希。秋丸不過看了他一球,就決定要成為他的捕手。他曉得他們的等級不大相同,但在榛名踏上另外一個階段前,他希望能站在榛名對面,希望接住他的球的人能是自己。
榛名的確太有魅力,雖然他曾提過自己的前一個搭檔捕手,對他嚴格的球數控制非常不滿,但秋丸認為這種做法並沒有錯;榛名得站得更高才行,他天生具備那樣的資格,為了讓他站上頂峰,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投得漂亮!」
早已不曉得是第幾次秋丸發出讚嘆。他太喜歡榛名俐落而強勁的球,自信滿滿的,接起來特別精神。
投手板上的黑髮少年只是理所當然地勾了勾嘴角,弧度那樣令人著迷。
秋丸將球拋了回去,榛名的身形沐浴在陽光之中。他想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畫面,投手意氣風發的姿態與笑意。



X X X X



榛名常常叨唸著那個前捕手,他說他是個好傢伙,說他們很有默契,說他那股硬脾氣令人激賞等等。
秋丸其實並不這麼喜歡聽到這些消息,但他也不會在榛名滔滔不絕時打斷他。
也許有一天榛名會對下一個捕手提起自己,只是不曉得會用什麼樣的表情,秋丸常想,只要能有他在提到那個叫阿部的捕手時,萬分之一的溫柔就行了。

秋丸想著想著便苦笑起來,畢竟自己和阿部的個性天差地遠。
那個平時吊兒啷噹的榛名或許沒有自覺,他說起阿部時,眼神多麼溫和而滿足。常常他一邊看著,一邊就有點鼻酸。

只要榛名投球的一天,他就會站在他對面的。



「哼,真搞不懂那傢伙在想什麼。」
「什麼?」秋丸猛地回神。
「西浦那個投手啊,一點氣勢也沒有嘛!阿部到底哪根神經不對,竟然跟那種人搭檔。」
「呃……」秋丸只得陪個笑臉,「搞不好有他厲害的地方嘛。」
聞言,榛名輕蔑地笑起來,「能多厲害,比我厲害嗎?」

秋丸不回話了,他想,榛名或許……不,應該的確還是很想跟阿部搭檔吧。
他轉過身背對榛名,若無其事地背起背包。



X X X X



秋丸第一次與榛名接吻是在自己的房間,那天是他的生日,他們喝了點酒。
是榛名突然將他壓倒在地,酒精讓兩人的呼吸都變得炙熱,榛名的臉孔距離他只有一公分,俊逸的輪廓依然如此英氣勃發。

「你喜歡我吧。」

榛名如是說。
秋丸無從反駁,他有些頭昏,臉頰發燙,但不知怎麼的竟感覺有些困窘,甚至到了想哭的地步。
他並沒有回答榛名不曉得是肯定句還是疑問句的台詞,但更沒有推拒。他曉得榛名絕對是喝醉了,他也是。後來榛名低下臉,溫柔地吻上秋丸的額頭,接著是鼻尖,嘴唇。
秋丸一言不發地躺著,肌膚溫度持續攀高。
榛名解開他的鈕釦,而後吻上鎖骨。他只感覺心跳快得令他有些難受,呼吸急促,究竟是怎麼樣的心情,他無法釐清。


那天之後,榛名與秋丸之間的碰觸就變得理所當然。他們在無人的社辦或廁所裡咬嚙彼此的溫度,但對此事絕口不提,沒有多餘的言語,也沒有任何常人應有的親暱。

每每擁抱時秋丸都會有眼眶發熱的感覺,他不曉得他們的關係究竟如何解釋。



X X X X



「隆也!」

秋丸順著榛名移動的方向看過去,看見那個捕手,一頭黑髮,表情略顯冷淡。
榛名一把拉住那個看來想轉身走掉的少年。
他沒有走近,所以聽不清楚榛名跟阿部說了些什麼。秋丸轉身跨步,夏天又到了,蟬鳴大譟不已,陽光的熱度籠罩空氣微粒。

但他心底發涼起來,像被澆了一大桶冰水。


傍晚練習結束後,社辦只剩下榛名秋丸兩人。

秋丸扣上制服的最後一顆鈕釦,正準備拿起書包,榛名走向他,摟住他的肩膀。
他知道榛名想吻他,但他別過臉,擺出拒絕的態度。
榛名有些疑惑,秋丸又轉回頭,給了他一個看來有些無奈的微笑,隨後輕輕推開他,什麼也不說,拿起書包走了。

榛名呆立原地,秋丸沒有看見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之後呆站了多久。
腳底板摩擦草皮,發出沙沙聲響,晚霞被扯開,秋丸覺得他們之間也有什麼被扯碎了。


於是他們再也不擁抱,再也不親吻。



X X X X



周末下午秋丸在街上碰見阿部,不是一個人,旁邊還跟著西浦的投手三橋。

三橋認出他,怯怯地向他道起上次在廁所幫他的隊友拿了衛生紙的謝。不是謝過了嗎還想謝幾次啊,阿部如此吐槽但嘴角掛笑。
秋丸想,他們肯定是很好的搭檔吧。

「你為什麼……不想當榛名的捕手呢?」秋丸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神色自然地問。

三橋在一旁和公園小孩帶來的小貓玩了起來。

「哼,我不需要這麼任性的投手。他太自我了。」
「你是指他的球數控制吧?但那也是為了身體著想,比賽輸了還有下次,手臂出問題可不能多生一條。」
阿部聳肩,「不只是這個,還有很多方面啦。」
「那……三橋怎麼樣呢?」
「他很好啊,很認真,又不會這麼自我中心,配給他的球都會盡力配合,哪像那個爛投……呃,我不是真的說榛名很爛啦。」
秋丸噗嗤一笑,「你們以前似乎發生很多事呢。」
「都是些想起來就令人生氣的事啦。」阿部說完又啊了一聲,因為三橋跌倒了,於是阿部一邊皺起眉一邊唸著真是個笨蛋要是受傷了就要他好看之類的。

「……不過他常常很高興地提到你,我想榛名很喜歡和你合作。」

阿部看向秋丸,思考了一會後開口,「……我看過你們練投,老實說,我看的出來榛名那傢伙很喜歡你呢。」
秋丸瞪大眼睛,欲言又止。
「以前他不僅不肯對我認真盡全力投就算了,配給他的球他還不一定好好投,跟現在差很多。我想他應該很喜歡跟你搭檔。」阿部的語氣認真。

後來秋丸將話題轉到三橋身上,阿部開始抱怨那個看起來就沒什麼自信的少年有多麼多麼沒自信,老愛胡思亂想又把事情都悶著不說之類之類。
雖然聽上去都像是抱怨,但少年始終帶著一種滿足而溫潤的笑意。



X X X X



「抱歉!秋丸你沒事吧!」
榛名慌張地跑向他,剛剛他一時失神,結果被榛名的球擊中肩膀。
正想回答沒事時,眼前突地一黑,他感覺身體不能控制地傾倒。

秋丸曉得最近自己和榛名的默契真是每況愈下,他搞不清楚究竟是誰的狀況不好,也許兩邊都有。
教練也注意到了,但不管怎麼練就是沒有改善。


「你還想……接我的球嗎?」

秋丸在保健室裡醒來,聽說是中暑了。張開眼睛時他看見榛名。
他將眼神擺在白色被單上,手指緊捏著布料。他當然還是喜歡榛名的球,但見到他時老是胸口發疼鼻腔發熱。

榛名見秋丸似乎沒有回答的意思,也尷尬地低下臉。
「那個,如果你真的不想,我也不會逼你……不過,我很抱歉。」
聽到語尾二字秋丸不禁訝異地抬起眼,那個心高氣傲又狂妄的投手剛剛說了什麼,他跟他道歉吶。
「你……你為什麼要道歉啊?」
「我以前……那樣對你,也沒管你願不願意。可是我又不知道怎麼開口說……你一定覺得我在逼你吧,我不是那個意思……」榛名說這些話時臉都沒有抬起來,但從語氣裡竟然透露出一些緊張。

「那、那個,等等,我有點不大懂你的意思……?」秋丸也感到無措,他戴上眼鏡想讓自己安定一些。
戴上眼鏡後他仍不能確定眼前所見是不是幻覺,因為接下來榛名說話時,臉頰都是紅的。

「每次對你怎樣你都沒有反抗啊……可是我又不覺得你是很樂意的,我老覺得你是不是因為不想跟我翻臉才沒說。」
「……」秋丸心理開始疑惑,「榛名,你還記不記得我生日那天,你說了什麼。」
「我記得啊,」他吞了口口水,面紅耳赤,「那是趁著酒意才敢說的,我沒想到你都沒有反駁……」

聽著聽著,秋丸也感覺臉頰發燙。

「後來你果然拒絕我,所以我想你肯定是沒那個意思,之後我一直覺得很懊悔……所以啊,如果你真的很生氣,我不會逼你一定要跟我搭檔……」
秋丸以前從來沒見過榛名如此侷促不安的表情,突然覺得有些想笑,但事實上他自己也緊張的笑不大出來。

他想起阿部對自己說過的話,似乎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打開的窗口有風吹進,榛名的黑髮在風中飄著。
「如果我說不想跟你搭檔了,你怎麼辦?」
「那我會拜託你啊。」榛名的回答毫不猶豫。
「你不是說不逼我的嗎?」
「所以我說我會拜託你嘛。」
秋丸真覺得哭笑不得,「什麼啊,那意思還不是要我跟你繼續搭檔嘛。」
「可是跟你搭檔最順利又最有默契啊,這樣狀況才會好嘛。」真是理直氣壯的說法。

戴眼鏡的捕手忍不住笑了出來,「……只因為狀況好嗎?」

榛名看向他,眼神互相對焦後面色泛紅。
「還有一些其他因素啦。」




秋丸後來曉得,他再也不用只希望擁有榛名眼底萬分之一的溫柔。








=======================================
FIN。

因為發現似乎有不少人對榛名與秋丸感興趣,感動之餘就拼命的趕出了文。
不過由於前半段是手寫,後半段是直接打,結果好像感覺差很多啊﹝囧囧囧﹞

其實這篇讓我有點苦惱,因為榛秋這對在我心中比較接近有點心酸的榛←秋模式﹝因為榛名對阿部舊情難忘XD﹞
所以真要想起故事往往會變成有點悲涼的戲碼,
但是想到這是第一篇寫給榛秋的故事就很捨不得這樣對待秋丸啊Q口Q!
結果我只好拼命的想要怎麼把它變回兩情相悅的HAPPY ENDING‧‧‧希望沒有轉的太做作﹝囧﹞

後來榛名不知道為什麼變得這麼害羞,在我心目中他是個魔王啊XDDD﹝什麼東西!﹞


080328 鎬京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要吃早餐YO。

findsome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的人
  • 我也很喜歡榛秋喔!!(也喜歡水榮)←沒人問你!!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