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X泉。






以後都別帶鑰匙啦。









「那個,泉……」濱田搖了搖肩膀,輕聲喚醒那個正趴在自己背上打盹的少年,「你家……我按了好幾次電鈴,可是沒人出來應門啊。」
少年睜開眼,打了個呵欠。

「啊,我想起來了,今天我們家人都回鄉下去了。」
「這樣啊,那你鑰匙有在書包裡嗎,我幫你拿。」濱田小心的調整好姿勢,抽出一隻手,準備拉開泉的書包拉鍊。
「應該在最前面那層吧。」
於是濱田伸手翻找。「咦,沒有啊……還是放在別的地方?」
「……」泉皺起眉頭,「糟糕,我好像忘記帶了。昨天出門的時候帶了不同的背包,結果忘記放回去……」
「啊?那怎麼辦啊?」

嬌小的少年轉了轉眼睛,「……你是自己住的對吧?」
「是啊。」
「那好,去你家吧。」



X X X X



莫約兩個星期前,濱田滿臉通紅地對著那個曾經是學弟、但現在是同學的男孩說了我想跟你在一起啊這樣肥皂到不行的老套漫畫對白。
他在事前打了一百次以上的稿子,但真正上場時還是說得零零落落,而且準備好的那些感人肺腑扣人心弦(?)的台詞幾乎沒派上用場。這讓濱田不禁在心裡感嘆,果然漫畫是漫畫現實是現實啊,一般人根本不可能一臉酷樣背景還有粉紅玫瑰作底地說出告白嘛。

黑髮男孩聽了之後,似乎被濱田那份緊張給感染,難得地表現出羞窘的表情,長了些雀斑的小臉上泛起紅潮。

「濱、濱田你開玩笑的吧……?」
「不不不不是!」金髮少年慌張地搖了搖頭,「我很認真啊、真的!」
「……雖然……我早就有感覺了,不過這樣還是很突然吶……」
「咦咦我以前表現的很明顯嗎!?」濱田尷尬地露出了傻氣的笑容,一邊用手指指著自己鼻子。
泉將視線往旁移,「呃……是有點明顯。」例如比賽前拼命拉著他說一些自以為很精神打氣的話,比賽後馬上衝過來黏著他問東問西,平常練習完假裝不小心多買了一瓶飲料丟給他,或是閒閒沒事就打電話騷擾他唱新的加油歌曲問他怎麼樣好聽嗎等等。
「那、那你會討厭我嗎?」
「……是不會啦,」黑髮的男孩搔了搔臉,紅潮未退,「不過你說的事還得再看看就是了。」

濱田在那瞬間突然感動極了,他原本以為泉會像平常一樣,用吐槽的口吻對他說你是笨蛋嗎我才不要咧、或是什麼啊誰要跟笨蛋在一起之類的。

於是他用力點頭大聲說了聲「嗯!」,然後轉過身迅速地跑走了,而且還不小心踢到社辦門口旁的鐵椅踉蹌了一下。



X X X X



那天下午濱田在練習時間來到球場,正巧篠岡準備好飲料要讓球員們喝,於是他興沖沖地拿著裝了飲料的杯子往泉在的球場上移動(其實是奔跑吧)。
後來不知怎麼搞的濱田連人帶杯滑了一下,撞上比他矮了一截的泉,好死不死投球機正在旁邊。

「啊──泉!」
最後的結果是泉的左小腿被機器上的金屬物很狠劃了一痕,當場血流如注,濱田愣了零點一秒,隨即伸出手摟住泉的肩膀準備將他抱起。
「哇啊你幹嘛?不要抱我啦!」黑髮少年來不及反抗,整個身子騰空起來。
「不趕快包紮不行,對不起啊泉──!」濱田一邊說著一邊邁開腳步奔跑,聲音聽起來像是急得要哭了。

後來百枝教練微笑著吩咐濱田,要護送不僅流了血還扭傷腳的泉回家,語帶威脅地說你讓我們隊員受傷了,不把他照顧的無微不至我可要你好看吶哼哼。
濱田點頭如搗蒜,之後強逼著泉非讓他背不可。
「就說了可以自己走啊!不過是點小傷,你再逼我當心我揍你啊。」
「不行啦!等你腳好了我讓你揍到高興行了吧?」濱田蹲下身背對著泉,完全是等著揹人的姿勢。
泉正打算用右腳往那個金髮少年的背踹上一記,百枝教練突地咳了一聲,用下巴指示泉得好好聽話。
於是泉只得不甘不願地伸出手,攀住濱田的脖子。



X X X X



「真、真的要去我家啊?」
「不然你要我去哪,睡在我家門口嗎?」
「噢,也不是啦……」濱田怎麼好意思說出,讓喜歡的對象來自己一個人住的地方,是件多令他感到不好意思的事情(或說是危險?)。


濱田掏出口袋裡的鑰匙,喀鏘,打開自家大門。

「喔喔,你家還挺乾淨的嘛。」雖然不大,卻很乾淨整齊的一個小套房。泉突然想起,啦啦隊的那些布條什麼的,好像都是濱田手工製作,看來這傢伙對家事還真有一套呢。
「還好啦。」濱田笑了一下,緩緩把泉放到小沙發上。

很快地,濱田便張羅好晚餐,三菜一湯,雖然簡單味道卻很不錯,讓疲累了一天的兩人馬上狼吞虎嚥起來。
「沒想到你連廚藝也不錯啊,要是女人的話就可以嫁人囉。」
泉一邊喝著味噌湯,一邊滿足地打了個飽嗝。
濱田順手抽了張衛生紙給他,「只是些簡單的菜而已,沒那麼誇張啦。」
盤子很快地被清空,濱田又拿出自製茶凍,一樣讓泉吃得眉開眼笑。

飯後,他們突然發現一個棘手的問題。

「泉,你要不要先洗個……呃,」濱田頓了一下,「你能自己洗澡嗎?」
「有什麼不行的……哇啊!」泉馬上撐起身子,想證明自己的腳沒問題,但膝蓋都還沒打直,左腳就痛得逼他跌坐回去。

「…………」
「…………」

如果是以前,兩個大男孩一起洗澡是沒什麼,但今非昔比,現下他們倆一個在兩個星期前才對人家告白;另一個兩個星期前被告白了,而且還答應對方『會再想想』。這種狀況就連平常總是老神在在的泉也不得不覺得尷尬。
於是兩人都不敢直是對方,房子裡就這樣安靜了幾十秒。

「咳,那個,我想我還是自己來就好了……」



X X X X



「記得傷口不要碰到水喔。」濱田在關上浴室門前又補了一句。
「知道啦,你別像阿部一樣囉囉嗦嗦的。」

泉進入浴室莫約五分鐘後,門內陸續出現疑似東西被摔落、門被撞到、還有有人跌倒的聲響。
於是又過了五分鐘,少年無奈的聲音穿過門板。
「濱─田─」音量不能算大。
「是、是!?」下一秒就得到回覆,很明顯地某人根本一直站在門外待命。
「…………」
「…………?」
「我說……你還是進來好了。」

金髮少年打開了浴室的門,然後因為另一個男孩只在下半身為了一條毛巾的模樣而大退三步,一頭撞上置物的架子痛得哀哀叫。
不久後門板內透出了水龍頭被咿呀一聲轉開,水注從蓮蓬頭嘩嘩流出的聲響。

莫約過了五分鐘,終於才出現人聲。

「泡泡弄到眼睛了啦快幫我沖掉。」
「這是沐浴乳啊,你根本用錯了嘛!」
「右邊一點,對,啊你刷小力一點啦。」
「誰准你摸那麼久的啊,快把手拿開。」
「水變涼了啦你加熱水器很爛欸。」

「濱田你是笨蛋嗎!水淋到傷口了啦笨蛋笨蛋!」



X X X X



晚上他們躺在同一張床上,泉背對著濱田。

「吶吶,泉,你睡了嗎?」
「……幹嘛。」
「那個,」濱田乾咳了兩聲,「那天問你的事啊,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呢?」

房裡的小夜燈微弱地暈開黃光,勉強描繪出兩人的輪廓。

泉沒有回答,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轉過身體,面對濱田。濱田吞了口口水,瞪著眼睛,也不敢將視線挪開。
男孩突然又移動了,他湊向前,靠近濱田,接著輕輕往濱田的嘴唇蜻蜓點水般地啄了一下。

整個動作的發生不過半秒鐘,金髮少年不可置信的半開著嘴,滿臉通紅。

「那……那這是答應的意思囉?」
「我可沒說,」似乎是難為情,泉很快地又恢復背對濱田的姿勢,「……就算是試用期吧。」
下一秒金髮的啦啦隊團長用他洪亮的嗓音發出歡呼,黑髮少年怒斥著你是笨蛋啊吵死人了。
濱田絲毫不為所動,伸出手用力地摟住背對他的泉。

「那我以後可以、可以吻你嗎?」不用看也曉得,那傢伙現在肯定笑得牙齒都要笑出來了。
「不可以。」
「啊啊?」
「……我想吻你的時候就可以。」
「是!」濱田的手又摟得更緊,男孩直接感受到他劇烈的心跳。


「真希望你以後都忘記帶鑰匙。」
「去死啦笨蛋。」






================================
FIN。

寫濱泉超開心的!
一整個寫起來自己心裡都在灑花,啊啊這種滿地都在灑糖的配對怎麼寫怎麼樂﹝轉圈﹞
下僕女王配真是太萌了我好愛XD!

話說看了54話我整個人的臉就變成這樣→Q口Q
真的在電腦前哀號加大哭啊﹝好險旁邊都沒人﹞!!
雖然比賽本來就會有勝負,而且他們都還一年級機會多的是,
可是對手是美丞莫名的不高興啊Q口Q!!
唯一令人開心的是,大家都有所成長了!大家都開始思考檢討自己至今以來的行為,
看了真的覺得好欣慰!尤其三僑真的好棒,長大好多。
﹝在這裡寫這個會雷到人嗎?不過反正會來這的基本上都是同學群應該不會吧?﹝哀怨﹞﹞

至今我唯一還猶豫的配對就是花田花=_=
就外型而言我絕對是花田的﹝←嚴重身高論﹞,但是就個性而言田島的侵略性實在強過花隊長幾萬倍啊!!
怎麼辦我好猶豫──!﹝←一邊看著連載一邊在電腦前「花田花田花田花田花‧‧‧」個沒完的人﹞

棒球好棒TuT!我真是真的瘋了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飆這麼多文‧‧‧


080329 鎬京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要吃早餐YO。

findsome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