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M某XD

在多日的敲碗攻勢下小情境終於產出了(淚目)。
而且它根本已經不是小情境了啊啊啊!偏離本體了吧!

總之不多說啦啾咪。

=======================


食前注意:

1.此篇為APH亞/細/亞大酒店設定衍生,搞不清楚狀況的人請去找來複習XD
2.工口大量因為其實我只寫了想寫的部份(去死)
3.有很害羞配圖注意!
4.此篇主要配對有露/普、日/中、俄/中,虐情節有,小心被雷XD
5.因為本意是小情境,所以段落之間的銜接有很多都沒寫,大家將就將就就好﹝喂﹞
6.總而言之請支持亞/細/亞組除了韓/國XDDD!


========================






「還以為是哪個粗野的俗人在我的地盤上鬧事呢……」圍著厚重圍巾的男子彎下腰,微笑的弧度絲毫不具親和力,「呵,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基爾少爺嗎?」
被一旁的黑衣保鑣們按壓在地的少年死命抬起脖子,怒視著眼前他還不清楚身分的高大男人,一邊扭動肩膀試圖掙脫壓制。
「怎麼?不是聽說基爾少爺打起架來比誰都兇狠嗎,這幾個保鑣就讓你應付不來啦?」
「我呸!你以為你是誰啊?有種的話跟我單挑啊!請一群保鑣有什麼了不起的?」基爾一頭淺色的短髮在剛才激烈的拉扯間被弄亂,瀏海不安分的遮住視線。

男子微微勾起唇角,往後退了一步,「要單挑也行啊,正巧我今天閒著沒事呢。」下巴略略抬起,「王耀。」
「……是。」被稱作王耀的黑髮男子略顯猶疑,仍是舉起手掌拍了兩下,兩名押著基爾的保鏢立即放開雙手。
「你這……呃!」迅速起身的基爾正要作勢攻擊,比他更快一步來到身後的王耀右手一晃,基爾立即順勢倒地,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王耀緩緩地蹲下身,手指往失去意識的基爾頸後伸去,輕輕抽起一根近乎看不見的銀針。
「藥效大概會有三十分鐘左右。」語畢,王耀低下眼,往後退了兩步。
「很夠了。」高大男子滿意地挑起眉,「今天的狀況我已經很清楚了,關門之後不用特地來向我報備。」
「是,老闆。」王耀彎下腰,看著昏迷的基爾被兩旁黑衣保鏢扛起,跟著被稱作老闆的男人消失在門後。他抿起嘴唇,不發一語地站立良久。





XXXXXXXXX






基爾癱倒在那張柔軟大床上,周圍空氣熱的像在沸騰,他只感覺喉嚨噢乾又渴,而且陣陣發疼,連吞嚥都感到痛苦。
到底被帶到這多久了呢……?基爾無力地撐開眼皮,銀製十字架項鍊貼在赤裸的胸膛,手腕則被手銬銬在床頭柱上,他幾乎無法思考,全身上下都痛的無法動作。閉上眼,基爾吃力地大口喘氣,汗水順著額頭滑過臉頰弧度,每一吋肌膚都在發燙。他知道自己被下了藥,那個男人不知道到底對他用了多少藥了。

「吶,你可以叫我伊萬。」男人在強硬地擠進他體內時在他耳邊如此說道。
「唔呃……啊!誰管、你這個噁心的變態叫什……啊啊──!」基爾痛苦的咬緊牙根,男人剛才惡劣的力道幾乎讓他以為自己會被攔腰折斷,下體更是痛得無法言喻,對方深深地埋入他體內,像是要把他狠狠刺穿、直到變成碎片才肯罷休。
「別不識好歹啊……」男人伸出手,捏緊基爾的下顎,「你以為世界上有很多人能直呼我的名字嗎?嗯?」基爾狠狠瞪著眼前叫作伊萬的男子,卻連掙開他的手掌都沒有辦法。






XXXXXXXXXXXXXX








「耀君……耀……」房間裡沒有點燈,薄薄的紙窗滲進月光,本田低喃的溫度如此燙熱。

他的胸膛緊貼著王耀光裸的背部,肩胛骨的線條清晰明確。他看不見身下男人的表情,但每一聲細微的喘息都牽引他的聯想,他想像他咬緊下唇的模樣,想像汗水從他的鼻尖滑落到床單。
本田用鼻尖磨蹭王耀及肩的青絲,上面總帶有草藥的香氣,他反覆呢喃著男人的名字,那個他從小到大、總是抱持難以表明的情感喊出的名字。他的下身就在王耀體內,他第一次曉得了王耀的溫度,原來不像那雙墨潭般的瞳孔冷淡──然而本田更加明白,此刻容納的他的男子,甚至連現在究竟被誰擁抱著都無法分辨。

王耀從來沒讓他見過那副樣子的。
他甚至無法忍受有任何一個男人見過王耀那般的模樣。

房裡每一吋角落都彌漫著罌粟花的氣味,本田感覺自己也漸漸迷茫,曖昧的煙霧包裹住他們的肌膚,每一次呼吸的聲音都如此引人遐思。
那時王耀半臥在窗邊,只穿著單衣,月光映著他俊秀的輪廓,手中的煙管正遞往唇間,黑色長髮凌亂地披在肩上。王耀那樣的神情,本田從未見過。或許是想像過吧,但總不可能比上他眼中藉由夜色映照進的那一幕。
王耀對著他微笑,他很久沒有這樣笑了,眼裡滿是溫順而柔軟的挑逗。

「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本田衝上前,一把揮開王耀手中的水煙管。
「啊……」面頰舵紅的王耀露出了孩子失去玩具時那般無辜的神情,「還我……」
「別撿!」本田扯住他的肩膀,禁不住的緊張,他曉得這種藥物,最近在那些有錢的公子貴族之間十分流行,碰上它的人想戒也戒不成。
「還我好嗎……我什麼都聽你的唷。」王耀抬起臉,嫣然一笑,手臂輕輕勾住本田的頸項。
「……你……」從未見過王耀這般失態的本田,一時間竟也不知該如何反應。蓄著漆黑長髮的男子將手指撫上本田的嘴唇,緩緩地張開並沒有任何遮蔽物的雙腿。
月光在床單上攤開,本田看見那些怵目驚心的傷痕與令人作嘔的液體,他很明白那是誰留下的,明白到不能再明白。

王耀慢慢吻上他的鼻尖,嘴唇,接著是下巴,所有動作都是如此輕柔,像是凝固在時間裡一般。
「進來……伊萬,進來……」





(以下害羞配圖背後大注意!!)















BY M某XD

(By M某([6]ω[<])☆)







XXXXXXXXXXXXXXXX








他並不常直呼伊萬的名字,就連做愛時也是。
事實上王耀並不認為那樣的舉動稱得上是做愛,也許用交媾會更貼切一點,沒有相互支撐的情感,也沒有實質上的目的。而他總是看著男人高高在上的淺色瞳孔,歐洲人的體格輕易的佔了上風,他不會反抗,也可以說他沒有反抗的餘地。

「你可以自己選呀,看是要當我的東西,」那時伊萬在他耳邊喃喃說著,語氣裡有笑意,「還是要回去每天被不同的男人搞?」
王耀順從地解開伊萬的褲頭拉鍊,雙膝著地,就像他一直習慣的那樣,用舌頭與手指讓面前的男人感到滿足愉悅。那是王耀第一次服侍這個男人,也表示他今後將只服侍這個男人。
「……可以了,你轉過去。」
「這、可是……」男人的液體還才留在他臉上,王耀顯露出難得的侷促。
「呵,我還以為你那裡已經很習慣被搞了呢?」伊萬的語氣很輕,帶點挑逗也帶點蔑視,「你自己處理吧。」他向後退,優雅地往床上坐下。
王耀安靜地走向一旁的木櫃,拿出瓷製藥罐,不甚自在地褪下長褲。
「過來。」
他抬起眼看向好整以暇的男人,挑起手指示意他過去。
「過來這邊,我要你在我面前做。」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王耀低著頭,咬著牙關,忍受男人一次又一次粗暴的進出。
一樣是那個叫做伊萬的男人,一樣的毫不留情。王耀自嘲的想著,溼熱黏滑的液體從大腿根部流下,他知道這次肯定留了不少血。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他也不認為會是最後一次。
床上還有血跡,是別人的,那個有著銀白髮色的少年留下的。少年正蜷曲在床舖靠牆的一角,看上去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王耀只要睜開眼就可以看見他。他這次來的目的本來是希望伊萬可以放人的,基爾家族裡的人已經找上門來探問。
「啊──」伊萬一個使勁,將王耀一頭及肩的黑髮往後拉扯。
「王耀,你聽好了……你根本沒有資格干涉我所做的事,懂嗎?」
王耀困難地吞嚥,不吭一聲。
「……你如果不懂的話,我有一千種方法可以讓外頭那些男人們教你明白,嗯?」
「……是。」伊萬腫脹的下身擠壓著他的體內,王耀放棄似的應聲,眉頭緊皺。但他從不在這個男人的面前流淚,一次也不曾。


他被那雙琉璃般的紫色瞳孔盯的渾身不自在,男人掛著笑,看著他用手指沾抹藥膏,再緩緩推進身後。伊萬與他的距離很近,王耀被強拉上床,赤裸著下身。
「你都是把腳合起來服侍男人的嗎?」高大男子語帶玩味,散發出來的感覺卻不是那麼回事。
王耀保持沉默,但慢慢張開雙腿,在男人面前毫不保留的曝露出私處。從以前開始,有些特殊癖好的客人也不是沒有,但他的確沒碰過像伊萬這樣傲氣、這樣羞辱人的方式,連說話都不留給他一些顏面。
他小心翼翼地把藥膏往深處推,別開臉,想強迫自己忽略眼前的男人。

「唔!?」毫無預警地,伊萬扯住他拿著藥罐的手腕。
「雖然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上過了,不過看起來……還不錯嘛。」男人微笑的模樣,就像是發現了新玩具的孩子那般。
王耀緊張地想抽出手指,卻被伊萬制住,不僅如此,男人更將他自己骨節分明的手指也一併插入,一次進入了兩根。
指腹深深的往內壁進入,探測一般地用力按壓著,讓王耀不適地發出小聲呻吟。
「吶,你手指別抽出來啊,兩根都別出來。」伊萬抽出自己的手指,慵懶的向後一躺,「坐上來吧,直接上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當伊萬走進房間時,看見的正巧是基爾用大腿內側磨蹭自己的下體,讓白濁體液噴發而出的模樣。少年的肌膚因為藥效關係染上一層粉嫩的顏色,汗水沾濕了床單。
喘著大氣的基爾聽見伊萬關上門的聲音,吃驚地全身僵直,連忙將身體轉向另外一側。
「呵……躲什麼?」男人從容地走向床邊,「手都被綁住了還能自己搞到射啊,我就說基爾少爺根本不像人家說的是條狂犬,而是隻小浪貓呢。」
「你、你走開!」基爾想避開男人探往他下身的手掌,卻徒勞無功。
「才剛射過一次不是嗎?馬上就很有精神了嘛,嗯?」伊萬微笑著,將嘴唇湊近基爾耳邊,手指則強硬地握住他勃發的欲望,敏感的地方越發燙熱麻癢。
「不要摸……嗯啊──」基爾痛苦的擰起眉,被下了藥的身體根本無法忍受這種刺激,就連意識都有些迷茫。
伊萬的手並沒有停留在他的分身上多久,就直接探往股間,中指按壓著穴口,之前留下的液體有些許淌流在外,讓指節輕易地往內深入。
「啊、哈啊……」手指進入的瞬間,基爾難耐地仰起脖子,藥效讓每一個微小的刺激都變得強烈無比,男人的手指在他的內壁翻攪,而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興奮地顫抖著,穴口不斷收縮。
伊萬發出了輕笑聲,又增加了兩根手指,引起基爾更加激動地顫慄,但手指完全進入後,伊萬就停止了動作。
「……恩呃?」滿頭大汗的基爾思緒渾沌不已,只能疑惑地看著男人淺紫色的眼珠。
「接下來要我怎麼做呢,基爾少爺?」
「你!」即使身體不受意志控制,基爾仍對男人充滿狎弄的言語充滿憤怒,「哼……要、要上就上……你少在那邊裝模作──啊啊……」
少年不過因為伊萬彎曲指節的小動作,就敏感地挺起腰肢,喉嚨底溢出無法克制的呻吟。
「要怎麼樣有才會有感覺……我相信你應該比我更清楚自己的身體吧?」

接下來伊萬還說了什麼,基爾已經印象全無,他只記得自己像隻發情的野獸一般,淫亂地扭動著身體,藉著男人修長的指節再次高潮。
而後男人解開他手上的手銬,抱起他的腰,讓基爾坐在自己的腰上,灼熱的分身深深地進入了體內,好像他們已經融為一體那般,由內部開始猛烈的發燙。基爾在男人身上上下擺動身體,交合的聲音與他發出的吟哦讓他感覺羞恥,但腦筋已無法控制行動,下身也摩擦著伊萬結實的小腹,放浪的情潮將他淹沒直至滅頂。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本田不想去計算自己是第幾次擁抱王耀。
他第一次和王耀上床後發現他是流著淚睡去的,睡得還算安穩,大概是因為罌粟花作祟的關係。

那天之後王耀再也沒有去向老闆進行例行的報備工作,而老闆那邊也只是派了個人來,叫王耀就算人沒到也還是要把店裡的情形寫過去報告給他。王耀在接到口信後,面無表情地說了聲知道了,便轉過身離開,連客也不送,讓老闆派來的人有些尷尬。
本田拿著沾了熱水的毛巾,仔細地為王耀清理身體。
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王耀再也不碰那些毒物,雖然就是那些惑人的香氣才讓他得以看見王耀平時不曾展露的面貌,即使他並不是為了展現給自己看的。有時王耀會流淚,當他貼著他的耳際呢喃著他的單名,當他溫柔而小心地進入他的體內。
偶爾本田會感覺王耀並不是真的不知道擁抱他的人是誰,但他們都不說破,只是安靜地建立起這份難以言明的默契。畢竟他們以前的關係並不這麼好,他也多次表明對王耀當初出賣他的不滿。

確認王耀沉穩地睡著後,本田悄悄地走出房門。那個男人正站在門邊。
「這是第幾次啦,我們親愛的第一花魁?」圍著厚圍巾的男子斜睨著他,「呵,你還會穿著武士服啊,我以為你早把那些東西都拋棄了呢。」
「你……」本田不甘示弱地回瞪著伊萬,這個男人確實氣勢凜然的教人討厭。
「本田,我還真不懂你啊,當初故意挑釁基爾伯特讓他在店裡大鬧的傢伙……不就是你嗎?」伊萬勾著嘴角,緩步走向本田。
本田沒有絲毫退縮,右手迅速握住隨身武士刀的刀柄。
「我還以為你的目的就是要讓王耀難堪呢,嗯?」
「不准再前進了!」怒火被挑起的本田壓低身體,做出備戰姿態。
高大的男人頗為玩味的挑起眉,「喔?什麼時候也輪到你命令我啦,就為了裡頭那個不知羞恥的傢伙嗎?」他收起笑容,似乎也被挑起戰意。「我差點忘了……你不也是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過了嗎,所以這是什麼,同情心?還是互舔傷口?」
「夠了,你閉嘴。」
「呵……你不過抱了他幾次罷了,他在床上的時候喊的是你的名字嗎,本田君?」

「碰──!」

槍管的端口有銷煙緩緩冒出,伊萬的槍上裝了消音器,聲響並不算大。
「哼……」本田壓住左肩,鮮血從傷口汨汨流出,白色的武士服馬上染上一片觸目驚心的鮮紅色。
「躲得倒是很快嘛……」
「呵,彼此彼此。」咬著牙,本田將刀身收回刀鞘,在月光下反射出刺目的亮光。

男人的血液噴灑而出,傷口狠很地從肩上劈開直至腰際,地板上血紅色的範圍迅速擴張開來,甚至連血珠滴下的聲音都大的嚇人。
本田看著男人往旁倒下,鮮血染滿那件厚重的皮製大衣。

月亮的光芒安靜地灑在屋簷也滲進紙窗,房裡的男子披著一頭黑髮,沉沉的睡著。






===============================




日中俄普的小情境大概到此結束吧(倒地)

接下來沒意外的話應該是歐美組吧我想=3=
話說大家不要只顧著敲碗啊快給我留言跟生配圖啦T口T!

配圖指定:
MINE→露普&王耀XD
阿淼→日中
阿葵葵→俄中



想參一腳玩配圖遊戲的人隨時歡迎唷啾咪XD﹝去死﹞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要吃早餐YO。

findsome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