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以上,愛情以下。

BxQ





水珠持續從林間茂密的葉片上滑落,頭盔遮蔽了視線,靴底踐踏泥濘的聲響漸行漸遠,啪搭啪搭,泥水四濺。
敵軍應該認為他已經死了,他也這麼想,腹間的傷漸漸感覺不到痛楚,血水和雨水混在一塊,又濕又冷,四周一片漆黑。在這個遠離家鄉的地方,死亡似乎也更顯得寂靜與孤獨。


「那邊那把也順便帶上。」男人只微微抬了下顎,他便明白地拾起矮櫃上的銀製手槍。
他已經帶夠多武器了。他這麼想著但沒有發言,畢竟沒有人應該反駁BOSS的話,尤其是在出任務前這種緊繃的時刻。
「走了,Q。」夥伴催促他。那個字母是他的名字,雖然嚴格來說只是個代號,但除此之外,他們所剩無幾。比如那邊那個輪廓頗深的南美洲人,叫K,是隊上腕力排名第二的男人;而隊伍後段將卷髮紮起的女人是H,槍發奇準,只是略遜他一籌;M是個過去打過幾次戰的老兵,身手矯健而且經驗老到,但在某次任務時不幸陣亡。

這裡的陣亡是指真正的「陣亡」,在這裡大部分的人在戶籍資料上不是已故就是失蹤,包括Q,他是已故的那種。
他們管那個帶頭的男人叫BOSS,不知道是因為他的地位,還是他本來就叫這個名字。他沒有發問過,這裡的人不習慣談論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他們只討論下次的任務地點或執行成員,再頂多就是新進槍種機能如何,在哪些場合特別適用。


那次的任務是暗殺某個南方島國的總統,雖然在過程上有些狀況,終究是順利完成。Q是最後一個上直升機的,繩梯上沾著他的血,隨著毛細作用開始蔓延。
「剛好,是最後一發。」檢討任務時Q掏出懷中那把矮櫃上的銀製手槍,傷口經過包紮,但還在微微滲血。
BOSS沒有作聲,只是稍微揚起了一邊眉毛,像是在說:看,我就說吧。

BOSS極少表露出情緒,他們得用一些微小的動作、或表情變化來推測首領的心情好壞。雖然這裡執行的是賞罰分明的軍事制度,但是上頭的人不爽,下面的也不會好過。

他還記得BOSS上次這樣挑眉的時候,他認為那是心情不錯的一種表現。
那時他剛進入這個組織,在靶場試射了幾槍,他的狙擊能力一向優越。
沒有撿錯人呢。
是你檢我回來的?
正確的說,是K扛你回來的。

當然,沒有BOSS的核准,是不會有人擅自帶人回來的。


XXXXX


第一次正式參予任務是一場地鐵爆破,他們待在一段安全距離處按下引爆開關,碰,連血都見不到,只看見漫天煙霧在瞬間凝結成一個飽滿的形狀,像是那些無辜亡魂最後的咆哮。震耳欲聾。
「聞到什麼了嗎?」BOSS遠眺的神情像是在欣賞一幅名畫。
「硝煙……和血。」
「感覺呢?」
Q也學著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個面目全非的地鐵站,「……很熟悉呀……」除此之外,他沒有其他感覺。以前在戰場上,他偶爾還會有悔恨或是恐懼之類的,現在,他連那到底是什麼滋味都回想不起來,好像那是上上個輩子,在輪迴之前發生的事一樣。


XXXXX


當然,M的陣亡也並不讓他感到哀痛﹙他們早已被剝奪這種權力﹚,但還是有震驚的成分在。
他們正在撤退,老兵重傷倒地,BOSS當場補了兩槍,碰碰,都打在腦門上,血液瞬間爆破似的泉湧而出。他不禁想著,有一天他也許不是被敵人殺死,而是像這樣被BOSS親手解決的。

「軍人不應該殺害同伴。」
「嘖,你以為你還是那個為國捐軀的優良軍官?」BOSS一邊擦拭那把處決了老兵的自動步槍,「你現在是傭兵吶,Q。還是你連這個稱號也想放棄?」
男人朝著他意味深長地一笑,他曉得那個不稱作笑,只能算是嘴角兩側的肌肉上揚。
「那些放棄救你的人,也算是『同伴』嗎?」BOSS大概覺得那字彙很幼稚,不過是一起執行任務的人,沒有什麼該殺不該殺的。
Q噤聲了,BOSS伸出右手,撫上他腹部那道深長的傷疤,稍稍使力,像是要提醒他那些稱作同伴的人是多麼無情。
手指沿著疤痕探至腰際,然後停在褲帶上。

他們喪失憐憫、悲傷,喪失愛,僅存慾望。


XXXXX


Q最後一次和BOSS上床時渾身是傷,他把任務給搞砸了,回來受了一頓嚴懲。
BOSS的舌尖舔上傷口時讓他痛的要命。他們從不多說多餘的話﹙事實上實在沒什麼好說﹚,只有彼此粗重、急切的喘息聲。BOSS燙熱的溫度有時會讓他感覺男人對他是抱持著某種程度的情感的,但那些終究是自我安慰,哪個男人下半身充血時不是那個溫度?
Q沒有坦承,BOSS也不追究任務失敗的真正原因,對他來說那不是很重要。沒有能力的,就丟。這不僅是BOSS的個人原則,也是整支部隊的鐵則。

「BOSS……你動了手術後,過多久了?」
男人躺在他身邊,望著天花板,「不知道,不重要了。」
「你的手術很成功嗎?」
「是……至少目前而非常成功。」
「所以,你真的不會再愛上任何一個人了嗎?」

漆黑的房裡寂靜無聲,他一度覺得對方根本不想回答種問題。
「……這跟你這次任務失敗有關嗎?」

Q頓了一下,「……不,沒有。」
而後兩人再沒有對話,房裡只剩時鐘規律的滴答聲響,微弱但明確地推進著。他們這群喪失感情的人們,也許對於時光的流逝也不會有什麼感慨之情吧。


隔天早上Q離開了。不是走了,而是離開了。

再也沒有回來。








===============================
後話。

我、我只能說,我真是太久沒有認真寫東西了(掩面流淚)
腦袋裡的詞彙貧乏到可憐的地步哈哈,對不起啦BOSS我有嘗試要把你寫的帥一點(淚)
小馬的部份根本寫不出性格真是太失敗了(噴淚),他們的過去還是很難以捉摸啊啊

至於標題會這麼腦殘,完全是因為昨天和阿淼討論窩瓦河討論的太開心,
比如說「愛在窩瓦河」、「窩瓦河之戀」、「窩瓦河畔的我們」、「愛的窩瓦河」、「戀戀窩瓦河」XDDDDDDDD
這是阿淼即將推出的全新露中大作喔!!!!!(少來)

總而言之,下次我會在好好揣摩BQ的相處模式的(還有下次嗎)
這篇完全是流水帳嘛哈哈哈(哭了)

09084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要吃早餐YO。

findsome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醬
  • 這篇好棒O_O!!!不會太流水啊....
    又冷又熱的BQ,這裡比較像Q而不是小馬吧,對感情還有點掛念的Q仍有小馬的味道在啦(笑
    文章雖然很壓抑,但談到兩個人戰場上的默契就讓人很愛XD雖然那份默契讓人有點悲傷…
    還有兩人一起遙望地鐵煙火(?)的畫面想像起來好讚

    BOSS帥透,可惡而且還這麼主動真不愧是BOSSXD!停在褲帶上五個字讓我笑了XD
    這樣說法也滿對的,還有慾望的說法(如此一來也不必討論同性戀倫不倫理的問題),雖然冷冰冰的卻還是那麼肉體
    最後一個H稍微讓我臉紅了畢竟在腦海裡想像的是真人(羞什麼
    很喜歡結束的感覺,小馬失戀了可是走得很絕,結尾讓人有點哀愁呢!
  • 我覺得Q的感情帶太多了,可是兩個毫無感情的人寫起來實在好難寫啊!!
    很想寫的熱一點可是又覺得這兩個實在太酷,寫到後來還是沒有很好的確定自己到底想讓他們之間多熱或多冷。
    我本來想多寫點戰場的事,但是礙於毫無戰地經驗(XD),一時之間也難以寫多少‧‧‧不過有機會的話是想多寫一點
    褲帶很好笑嗎XDDD?我本來想過要寫腰帶還是皮帶耶,後來還是寫了褲帶,結果現在看來感覺很像鬆緊帶之類的(囧)
    BOSS感覺就是很有需求(喂)的樣子啊

    我一直都有真人H障礙XD(真的),因為會一直想像到畫面實在太害羞了!!光想到就害我寫不下去XDDD!
    結束的部分寫的太倉促了,我自己是覺得結的不夠有味道。
    下次有機會應該還可以挑戰這對

    findsomeone 於 2009/08/21 21:53 回覆

  • 蛋
  • 啊啊這是要我去補完的意思嗎?XDD
    降就要看到英雄了耶嘖嘖(喂好任性
    可是我也愛小馬XD
  • 快點給我去補完XDD!
    看到後面才會有BOSS跟小馬的戲啊!
    等看完再來跟我討論XD

    findsomeone 於 2009/08/21 21:54 回覆

  • 阿淼
  • 我只看了三集根本對這兩人沒啥印象…所以就把他們當原創腳色在看了~
    我覺得妳描寫軍旅生活還蠻精準的,整篇很有男子氣概XD,大概是因為沒有多餘的句子吧。
    與其說是流水帳,不如說妳的文筆走向歐美風了吧?以前就偏歐美,不過現在比較明顯,就是簡約的感覺;我覺得這樣不錯啊,至少妳不會像很多歐美作者一樣跳針XDDD
    而且我喜歡結尾那部份,雖然我很想知道BOSS動的是什麼手術。XD
    最後,露中大作是什麼東西XDDD(掐)
  • 因為這兩個人根本到後面才出場當然沒印象啦XD!
    很有男子氣概嗎哇伊哇伊,我還覺得寫的太淺陋了(哭哭),畢竟我對軍旅生涯毫無概念
    歐美風嗎?其實我也蠻想嘗試中國風不過以前的嘗試都是失敗收場(流淚
    至於簡約‧‧‧完全只是因為我腦中詞彙缺乏啦(哭了)!
    我都想不到什麼辭彙形容我想形容的東西,跳針是什麼啊我想知道XDDDD
    那個手術就是他們那個組織的人,都會對腦袋動一種手術,讓人沒有悲傷、同情、憐憫之類的,不過我是覺得這個手術太誇張了啦
    他們全部的人都會動這個手術,不過Q應該算是失敗,他後來有找回愛人的能力隻類的(雖然很鳥可是戲是這樣演的XD
    就是阿淼要推出的東西啊XD!我超期待欸!

    findsomeone 於 2009/10/10 02: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